新聞動態 News Center
    ◎ 公司新聞
    ◎ 行業動態
    ◎ 萬博簡報
    
  
    
   
    
|行業動態 News Center

              運營商網絡轉型進行時 產業鏈“聯合創新”才是正解

    自去年開始,國內三大運營商就聯合英特爾、華為、中興、新華三等成立了聯合實驗室。結合運營商豐富的科研實力和實驗室資源、設備商的產品方案創新及落地實施能力,共同實現網絡轉型的最終目標。
  網絡轉型已經成為全球運營商的熱點話題,國內運營商也在幾年前就開始了對于新網絡規劃設計的奇思妙想——IT與CT的融合將是未來通信網絡的長遠發展方向,其中關鍵性技術落在了SDN/NFV身上,運營商希望通過新技術來推動傳統網絡的IP化和云化,最大限度地縮短“網絡適配業務”的反應速度與部署時間。
  以上是全球運營商對于網絡轉型的共同目標,而美國運營商AT&T已經將目標化為實踐。近日,AT&T對外公布已經在全球76個國家和地區實現了自助式按需調節的網絡服務,也就是說,企業基于x86的虛擬云平臺可以實現諸如安全、負載均衡以及網絡控制等諸多功能,無需額外再單獨采購路由器、防火墻、廣域網加速器等專用硬件設備。這也標志著網絡轉型所推崇的Network On Demand正在得以實施。這對中國運營商而言,也是極大的鼓舞。
  運營商身陷“剪刀差”困境
  在國內ICT市場上,以BAT為代表的互聯網企業近些年的快速成長和驕人業績可謂是全球矚目,這其中,如微信等社交類OTT軟件更是在快速普及的同時,極大地侵蝕了運營商的語音、短信業務。更重要的是,移動互聯網產業鏈上的收益模式正不斷前移,更加趨向于提供服務的互聯網企業,而提供基礎網絡服務的運營商卻淪為了“啞管道”,且陷入了數據流量快速增長與業務收益緩慢提升之間的“剪刀差”困境。
  在工信部發布的2016年7月通信業經濟運行情況中,國內電信運營業“剪刀差”效應依舊存在,甚至還呈現出愈演愈烈的發展趨勢。數據顯示,1~7月,移動數據和互聯網業務收入2481億元,同比增長34.2%,在整體電信業務中占比34.8%;而語音業務收入不斷萎縮,在電信業務收入中占比已經降至26.2%。事實證明,語音、短信時代即將過去,數據業務才是運營商的未來。
  新網絡白皮書相繼公布
  如何探索“后流量時代”的運營之道,如何打破電信業的“剪刀差”魔咒,底層技術決定上層應用,運營商正在謀劃著重構一張更加開放、敏捷和靈活的網絡。于是在去年9月,中國聯通發布新一代網絡架構CUBE-Net2.0白皮書,明確未來網絡將是面向云、端雙中心解耦與集約型的網絡架構;2016年6月底,中國移動開始擁抱數字化轉型并提出了“大連接”戰略,充分擴展現有網絡的廣度和深度,著重發展人與物、物與物的互聯;同年7月12日,中國電信也宣布啟動網絡智能化計劃,發布了《中國電信CTNet2025網絡架構白皮書》,其中對于如何引入SDN/NFV技術做出了更加清晰和明確的要求。
  中國電信集團技術專家告訴通信世界全媒體記者,目前運營商的網絡架構里存在著大量的私有協議和專用設備,由此組建成為一個龐大的擁有眾多子集的復雜型業務體系,雖然保證了“五個9”的電信級服務質量,但與此同時也帶來了運維成本高昂、網絡設備不互通以及網絡響應速度遲緩等一系列的問題,而這些問題正是運營商在ICT轉型路上的真正牽絆。
  著力應對現網四大難題
  在中國電信CTNet2025白皮書中,對于現網問題也進行了詳盡描述,主要分為4個方面:首先是網絡剛性,網絡由大量單一功能的專用設備構成,使得網絡構成復雜,網絡缺乏靈活性。其次是網元封閉,網元采用軟硬件垂直一體化的封閉架構,設備功能擴展性差、價格昂貴且易于被生產廠商鎖定。再次是業務“煙囪”,新業務、新功能的提供需要開發新設備、新協議,造成設備種類和網絡數量大量繁衍,形成大批“煙囪”群,業務難以融合,新業務開發困難, 難以滿足快速靈活的業務部署需要。最后是運營復雜,存在大量廠家、大量類型各異的專用設備/系統,規劃、建設和運維復雜,運營成本居高不下。
  如何應對這些現網難題,運營商技術人員將目光放在的SDN/NFV等新技術上,然而無論是軟件定義網絡還是網絡功能虛擬化,對于運營商的現有網絡結構而言都是一種顛覆,顯然無法一蹴而就。
  中國電信相關專家告訴通信世界全媒體記者:首先,在對SDN/NFV等新技術的引入過程中,新系統要優先基于SDN/NFV部署;部分老系統可逐步引入SDN/NFV;其次,基于通用的硬件基礎設施部署NFV時,要盡量避免形成不同廠家/地域/專業的“新煙囪”群;最后,IT系統和技術網絡資源需要深入融合,通過網絡系統和業務編排器,實現網絡端到端管控。
  “新老協同”漸進式發展路徑
  對于演進路徑的選擇,中國電信堅持“網絡云化”和“新老協同/能力開放”兩條腿并行的方式,分近期和中遠期兩階段推進。
  具體而言,近期(2016~2019年)一方面實現網絡云化,選擇部分代表性網元和系統(如CPE、BRAS、EPC、IMS等),結合相關系統升級換代工作,引入NFV。結合虛擬化網元統一部署要求,推動部分具備條件的機房向數據中心架構的方式改造。
  另一方面在新老協同/能力開放方面,在IP網和光網絡中引入SDN控制器、網絡系統和業務編排器。通過網絡系統和業務編排器管理“新”網絡,優化現有OSS管理“老”網絡。重點強化網絡的分析系統,實現網絡的可視化,實施統一的全網自動化配置。
  中遠期(2020~2025年)一方面實現網絡云化,基于DC承載各類網元,以DC為核心組織端到端網絡;統一全網云資源,實現網元硬件資源的通用化。另一方面,在新老協同/能力開放方面,部署統一的頂層網絡協同和業務編排器,實現“新老”網絡與設備協同和業務端到端一點提供;重點實現網絡可編程,網絡資源可按需調用。
  產業鏈“聯合研發”勢在必行
  對于運營商而言,新網絡的建設并不僅僅是通過技術革新,以x86平臺來取代過去的“黑盒子”,更重要的是,新網絡的建設將使得運營商網絡更加智能化和自動化,由此更好地服務上層業務應用,為前臺風云變化的市場和不斷增長的用戶需求,提供快速、敏捷、彈性的網絡能力。
  在實踐網絡轉型的過程中,盡管運營商已經制定出詳盡的規劃,但依然離不開產業鏈的配合和支撐,而且運營商和設備商之間的關系還將伴隨新網絡的逐漸落地而變得更加緊密。為了確保新技術的平滑引進、開源軟件的試商用,運營商與產業合作伙伴之間將拋棄過去單純的“買售關系”而改為“聯合研發”。
  據悉,自去年開始,國內三大運營商就聯合英特爾、華為、中興、新華三等成立了聯合實驗室。結合運營商豐富的科研實力和實驗室資源、設備商的產品方案創新及落地實施能力,共同實現網絡轉型的最終目標。
  中國電信北京研究院副院長張成良表示,運營商將攜手產業鏈上網絡轉型的積極推動者,共同對SDN/NFV等關鍵技術進行研究,以此形成符合項目需求的技術解決方案,最終推動形成有影響的企業和行業標準。
  在合作機制上,張成良也表示,首先中國電信會考慮采用項目制,即圍繞集團寬帶網絡重構的相關工作,雙方對于組網的關鍵技術進行共同研究和實驗,并定期檢視項目的進展與成效。
  其次,考慮到SDN/NFV引入后,網絡中軟件的比重和重要性將會進一步提升,因此雙方可以對于網絡重構中的關鍵模塊進行聯合開發,借鑒AT&T Foundry的思路,雙方形成固定的合作研發團隊,聯合探索研究成果從實驗室走向市場的產品化之路。
  不僅如此,為了加速網絡轉型目標的實現,目前各大運營商研究院已經相繼成立了一定規模的網絡虛擬化資源池,以此進行各種POC和現網仿真試驗,一方面可以模擬各種應用場景,另一方面也可以在重大網絡方案實現前,預先進行實驗室驗證。
 發  布  者:  webmaster  添加時間:  2016/9/28  點  擊  數:  11059

 

 

 
 
新娱乐快三